和老婆結婚七年了,有一個小孩,小孩已上國小。剛結婚時,老婆可說是未嘗人事,我可以肯定的說我是她第一個男人,她甚至連自己解決性慾的經驗都沒有。我還記得要結婚前半年,我帶她上旅館時她那副想去又不敢的表情,至今都還深印腦海。



對了,老套介紹一下我老婆,她叫雅婷,是個標準公職人員,身材163,鵝蛋臉卻有清楚的輪廓顯示出她是個有個性的女人,輪廓清楚,眼睛大大的,不過她的眉毛算是較濃的,算是看起來有點嚴肅那型,體重46公斤,在生完小孩後胸部由原來的B罩杯升級到C罩杯,算是前凸後翹那種型的中上級美女。



至於我本人則是在某私人公司上班,由於本人在娶老婆前一年考上某專業技師證照,因此基本上目前屬於公司的顧問職,工作情形很輕鬆,公司有事才會叫我去。



話說婚後,從蜜月期的一個星期三天,到現在的一個月沒一次,真的令我不禁感到沮喪。問題出在有小孩後,老婆就開始以帶小孩忙、放心不下等等理由一直拒絕,近兩年來,幾乎我提出行房的要求時就是碰一頭釘子,到最後甚至只要我摸她一下或有親密點的碰觸,她就立刻跑開或是說她很累。



由於次數實在降得太多了,我個人是相信沒有性就不可能有真愛的,因此不管她再怎麼拒絕及找藉口,我都是一再製造機會,但即使如此,一個月能有一次行房真的就要偷笑了。為什麼會差那麼多?難道老夫老妻真的都會變成無性夫妻嗎?



(二)轉機



直到有一天,終於事情出現了一線曙光。事情的開始是這樣的:有一天我又求歡被拒了,實在被拒絕得太多次了,真的士可忍孰不可忍!依老婆近幾年的規矩,隔天要上班不行,因為隔天會太累;白天不行,因為小孩午睡隨時會醒;天氣太冷不行,她怕冷;白天做太多家事不行,她會沒心情……真的等到都符合條件了,想說晚上可以了吧,卻看她跑去拖地,就是不給你機會!



終於這次忍不住了,我對婷大聲道:「妳記得我們前一次做愛是多久以前了嗎?跟妳講,我現在就去嫖妓,妳不想做總不成佔著芧坑不拉屎吧?我現在就出去外面買女人!」



雅婷倒也不甘示弱:「我幫你帶小孩、做家事,你還有心情想做,你就是太閒~~」





她這樣念也不是第一次了,我也不可能真去外面嫖,因為我知道若我真的去外面買,平時潔癖的老婆以後更有藉口不和我做了。此刻我一時生氣,也想不到用什麼話去頂她,於是也賭氣回她:「娶到妳這冷感的女人,我寧願娶一個花癡淫蕩的女人也比妳好!」這時我想到的就是近幾年流行的綠帽色文。



其實人類社會灌輸了太多教條規範,從小耳濡目染的結果便造成了一些從不深思對錯的行為。例如一夫一妻制就是一個例子,大家都知道男人性慾是怎麼回事,有美女脫光要和你睡又有幾個男人能抗拒?但自古社會禮俗卻教女人只能相夫教子、從一而終,如今的綠帽文似乎就是要反抗這條不成文禮法教統的一個反逆潮流。



婷聽到我這樣講,她也不服輸,就回我:「有機會我去找個帥哥,你就不要後悔!」



聽到她這樣講,我反倒有點期待。說實話,我現在只怕她再下去真的會變冷感,加上看了那麼多色文,思想早已很開通了,因此只要她還是愛我,其實我是有那雅量(至少目前是自己那麼認為,若真遇上了,那感覺不一定和現在想的一樣)的。



我於是回她:「妳去啊,最好有人要妳這個醜八怪!」(註:我這樣講其實是故意氣她,婷的外表和身材至少有中上之姿,若說她醜八怪,那真的世上沒多少美女了。)



當我這句話出口時,婷先是愣了一下,突然臉色變得很難看,然後拿起她的包包披上件外套就拿著車鑰匙出去了。那一天她後來很晚才到家,而我也不想問她,因為我知道問了她也不會給我好臉色。



(三)情慾爆發



自從那天和老婆吵了之後,我心中越想越悶,真的快一個月沒做了,卻老是碰到她就躲,真的滿腔性火無處發洩。由於小孩今天被送到外婆家去住,因此家裡只有我和老婆兩個人,她一個人在樓下看電視,我也不管她,自己一個人躺在臥房,心中想著婚前的雅婷是如何的溫馴及性感。



這時眼角不小心看到婷掛在衣架上的性感內褲,那是一件在重要部位半透明的性感內褲,雖然我從不過問她為什麼有的內褲看起來那麼土,有的又為什麼那麼性感,但這時不禁想東想西起來,婷上班也穿這麼性感的內褲嗎?難道她……不過我隨即又否定了這個想法,因為婷除了上班以外就是和小孩一起,應該沒什麼時間搞偷漢子的事。



由於實在太久沒做了,看著婷的性感內褲,更覺得慾火焚身,這時我想起了以前看過的一些色文,有的男人會拿女人的性感內衣自己發洩。反正老婆不跟我做,至少我拿她內衣來「情趣」一番總可以吧?



於是我走過去從她的性感內衣中拿了一件最透明的三角褲,放到鼻子前聞了一下,嗯~~香香的。我想像我在吻她的蜜穴,就如同以前我和婷恩愛時常做的一樣,每次我都能舔她的蜜穴直到讓她一再哀求我再舔更深,情不自禁之後我才會提槍上陣。



可惜現在的婷變太多了,我只能自己想像。不知不覺,我已經在用舌頭舔她內褲中最尖端的那部份了,我覺得我快受不了了,我要追求更大的性刺激,即使沒有婷,我至少還能利用她的內褲。



這時我想著,在我看過的色文中都怎麼做的,這時我想到有一篇色文,屬於比較另類的,是老公偷穿老婆的性感衣著的色文。這時我只想報復老婆的狠心,也想追求變態的刺激,於是我把自己的衣褲脫了,嘗試把老婆那件性感的內褲套上……比想像中的更小,但彈性卻很好,因此雖然有點緊,但還是成功把老婆內褲穿上了。



這時的我只想著報復老婆的冷感,以及畸型的變態快感,我隔著三角褲摸著自己勃起的陽具,那種刺激,就好像在報復老婆。我的手摸上了自己的陽具,右手把它從緊繃的三角褲拉出來,握著龜頭,上下套弄著……一陣變態的快感使我快射出來了。



這時突然門打開了,老婆本來在樓下看電視的,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在門口。就在這時只見老婆進來,臉上表情卻沒有不悅,她笑著看著我:「你這樣弄會舒服嗎?要不要我幫你?」



只見婷走近來,突然蹲下身,一口把我的陽具含進口中,而且是很深的含進喉嚨,然後猛地幾下吞吐……



剛才自己弄到已經快出來了,加上婷突然加入的刺激,含沒兩下我就不爭氣地噴射而出。婷也沒想到我會那麼快出來,加上含得很深,她一時來不及吐出就把我噴出的精子全都一口吞下去了。



這讓我對她有點不好意思,因為結婚那麼多年來,我從沒要求她吞下我的精液,卻想不到今天她卻毫不在乎地把它吞下去。而且婷顯然還不想結束,一下子把上身倚在我胸前,她那帶有我精液味道的櫻桃小口在我耳邊低語:「陵,你穿這樣好好看,我想要你穿這樣插我。」(註:本人的名字裡有一個字是陵,因此在此用「陵」作為妻子稱呼我的名字。)



我這時真的受寵若驚,天啊!這就是那個不久前才好像快冷感的老婆嗎?只見婷又再伏下去,一口又含住我的小弟弟,禁不住她的熱情,我那地方很快又仰頭翹盼了。



我挺起那好久沒發揮的肉棒,三兩下把婷的衣服剝光,她的萋萋芳草早已洪水氾濫,我挺槍直入……婷兩手緊緊環抱著我:「陵……你用力,我還要……」



「啊~~」婷今天晚上渴求著我的肉棒,就和新婚一樣,一直到高潮了三次才結束。



婷今天異樣的熱情讓我受寵若驚,但不管如何,我終於又嘗到了老婆性感熱情的身體了,我真希望她每天都是如此。



事後我一直在思考,是什麼原因讓婷變得動情?



(四)老婆的性向



話說,我一直思考那天的事,得到的結論是:我那表面嚴肅的老婆很可能看到我穿她的內褲會有性衝動,為了證明,隔天晚上等小孩睡著後,我偷偷的摸到她衣櫥去,再拿一件她的性感內褲,這次這件是側邊透明豔紅色的。





我褪去自己的褲子,慢慢把她那件三角褲穿上,然後套上一件睡袍爬到床上她身旁。若依之前幾個月的經驗,我在這時候爬上床去摸她,她一定是沒給好臉色看,於是我慢慢地靠過去,從她背後抱著她……



果然,婷被我吵醒就一臉不悅,我趁她快發作前,趕緊拉她的右手往我下面一摸,只見她一開始愣了一下,突然她臉上綻出了一絲跪異的笑容:「陵,你幹嘛又穿我內褲呀~~」說著她就拍拍身旁的兒子,以確定他熟睡後就起身向我招招手,我隨著她輕手輕腳到隔壁房間。(註:若兒子被吵醒就什麼都不用做了)



隔壁房是客房,但平常沒人,婷一帶我到隔壁後就整個人撲向我身上撒嬌:「陵,你又穿這樣了,讓我仔細看看。」



說完她開了燈,就一副在看什麼好看的東西一樣,一直看我那已在她的三角褲內撐太高而跑出來的肉棒,然後婷猛地抱住我狂吻……天啊!真的和我想的一樣,我老婆看見我穿她的內褲會興奮!



在一陣狂吻之後,雅婷叫我坐在梳妝台前,然後俏皮地跟我眨眨眼說:「老公,我再幫你妝扮一下一定更好看。」這時我也騎虎難下了,於是就依她安排。



只見婷連忙去拿她的一大堆法寶,什麼修眉毛的、刮腿毛的、粉餅……一大堆,只見婷每拿一件,她臉上的春意就更濃了,最後她還拿出一頂假髮。



只見婷在我臉上擦粉,又修眉毛,最後再拿件她的性感睡衣叫我穿。當我依她意思化好妝之後,只見她看著我,不停撫摸我的胸部,然後猛地低下頭含住我那早已按捺不住的肉棒,不停地上下吞吐,每下都幾乎含到肉棒的根部。



這樣的活塞運動持續了五分鐘,我首先忍不住,猛地按住婷的頭,然後就是龜頭一緊,噴出一股精液,不過由於昨天有出來很多次,今天的量算是較少的。只見婷貪心地舔著嘴邊殘留的精液……想不到婷仍持續昨天的熱情,我心中不禁一陣得意,我終於找到開啟我這嚴肅老婆性慾的方法了!



不過婷顯然還不想結束,她溫柔地摟著我,由於我被她打扮成像女人一樣,因此感覺有點怪異,但顯然婷很欣賞我這模樣,用她那櫻桃小口在我耳邊吹氣:「陵,你來這邊照一下鏡子。」



我被婷半拉到客房的大鏡子前,不禁呆了一下,鏡中的我看起來雖然算不上美麗,但由於老婆化妝技術高超,在我臉上塗粉,讓鏡子中的我看不出皮膚的粗糙,加上眉毛的修飾,以及戴上假髮,加上我本人本就是斯文瓜子臉,真的遠遠看起來還真的會以為是一位高挑的佳麗。



這時老婆看著鏡中的我,更是動情了,只見老婆自己褪下了她睡袍下的三角褲,顯露出她傲人的C罩杯雙峰以及底下茂密的烏黑芳叢,兩手緩慢地向上摟住我的脖子,猛地用力,雙手把我往下壓。



這時我直覺老婆要我蹲低下去,於是順著她的力道慢慢矮下身,逐漸婷把我的頭往她的私密桃園地帶壓,我也感受到這極端的刺激。我順從地伸出我的舌頭往她的最敏感蜜洞鑽,只見婷隨著我的舌頭鑽入而輕哼一聲,然後就是「啊~~陵……快……再深一點……」



我這時更藉機逗她:「婷,妳不把妳下面的嘴張大點,我怎麼吻妳的小妹妹呢?」



婷雙手卻更用力的把我的頭下壓:「啊~~陵,我要你吻我的小妹妹……」然後她兩腿張得更開……在我的舌功猛鑽之下,婷今天的第一個高潮就在我的口舌服務下出來了。



今晚婷的熱情比起昨晚更是一發不可收拾,婷在高潮後顯然還未滿足,這是我們結婚以來我第一次相信醫學報導上寫的「女人高潮不止可以一次」的論點。



婷以近乎粗暴的方式把我推倒在床上,用她的舌尖輕吮著我的乳頭,手更是在我身上敏感部位不停遊走。這情形有點像是一個飢渴的男人在侵犯一個美女,不過只要婷擺脫冷感的低潮,這種主動方式對我來說簡直是不敢想像的天堂。



婷不斷飢渴地把手伸進我的(或該說是她的)性感衣服中,更用最深的口舌服務讓我一直出來……直到再也出不來為止。



事後,我滿足地吻著雅婷,而婷也含情脈脈地依偎在我身上,但我始終在意婷這兩天的轉變,趁她現在心情好,於是我趁機問她:「婷,為什麼我穿這樣,妳就變得和之前完全不同?」



婷似乎也知道自己剛才實在太過熱情了,料到我會有此一問,俏皮地用手指在我頭上爆了一個響栗,嬌媚的白了我一眼:「怎麼,你們男人不是都愛女人淫蕩嗎?這樣不是正合你意?」



我也知道若婷不想講,我也沒輒,但實在又想探根究底,於是訥訥的回答:「是這樣沒錯啦!只要能讓妳保持這麼淫……嗯,我是說性感,要我怎樣犧牲我都願意。不過我真的想知道,妳不覺得妳和之前改變太大了嗎?」



婷這時可能由於剛才高潮餘韻的關係,顯得特別體貼,她俏皮地說:「那你要答應以後在這方面由我安排,只要你能保證,以後我一定只會比今晚更淫蕩、更性感、更能成為你心目中想要的那種淫蕩女人。」



我立刻從床上爬起來,手舉老高一臉認真:「我方子陵發誓,以後在房事方面一切由老婆安排,絕不違背,若有違誓言立遭天打雷劈!」老婆被我這立刻的認真反應也嚇到了(註:方子陵是本篇主角的名字),其實我這幾個月真的才被她的「冷感」嚇到了,因此有這機會,哪不立刻把握住不讓她有反悔的機會?



婷只吃驚了一下,然後看得出她打從心底裡被我逗樂了。然後婷立刻用她溫軟的小手摀住我的嘴,嬌嗔:「你這人,什麼天打雷劈,那我不是要守活寡了?以後不準你亂發誓!」但我看得出她很高興。



不過我還是有點擔心,於是小心的問:「婷,但妳要保證妳最愛的是我。」



婷使勁地鑽進我懷裡害羞的說:「人家不愛你要愛誰?你放心,你就是我心中最愛、最重要的男人。」



婷也在稍後告訴我,為何她會看到我穿她的衣服,尤其是裝得越像女人她就越動情的原因。



原來婷在高中時有一個暗戀的學姊,個性很溫和及多情,功課又好,據婷的說法,當時曾經有一次她到學姊家討論功課時,由於老婆算是比較主動型的,那次她和學姊互相愛撫,但後來由於兩個女生都是未經人事,因此最後也是不了了之。不過事後回家婷整晚失眠,而那感覺也深烙在婷的記憶裡。



而婷之所以在眾多追求者中選擇我,有一部份原因就是因為我長得很斯文,臉型及五官都和那學姊有點神似。雖然已隔很久,但在昨天她看到我穿她的內褲時,婷竟然很快就把我聯想到她高中時的學姊。



當然我有點在意婷是不是不愛我,甚至更愛她那以前的學姊,於是我問她:「婷,那妳現在還會愛那學姊嗎?」



婷倒是沒什麼思索:「我對你的是愛,但當年學姊給我的感覺則是一種肉慾的刺激,而且她是女的,我也不是女同性戀,那只是高中時代學妹學姊的一種純純幻想似的愛情感覺而已。」



也是就在今晚,決定了日後我們房事的基本原則:



1。以後在和婷辦事前,我必須先打扮成女人。



2。以後我必須依照婷的交代,每天照她教的功課美白及保養。



3。有關性的方面必須由她主導,她交待的我必須要絕對服從,若不服從,婷可以拒絕和我做愛。



然後,再來的幾天,婷給了我一瓶面霜以及許多臉部保養品,一看就知道是婷新買的高級品,有清除粉刺的、有使皮膚柔嫩美白的……婷不厭其煩地教我,還在接下來的幾天親自幫我做臉。



我不禁問她:「老婆,我做臉妳會更愛我嗎?」老婆笑了一笑,然後吻我一下:「愛,我要你做好臉,每天都跟我……那個。」然後臉紅紅就跑開了。



這時我真的很滿足,這幾天老婆的熱情真想讓她一直延續下去,只要能讓老婆保持這種性感,要我穿老婆衣服、做臉都是小事而已。



(五)老婆的調教(1)



話說老婆重拾性趣後,要求我每天做保養,並且天天檢查我的的進度,包括有沒有刮腿毛、有沒有按時清潔皮膚等等,然後晚上她檢查完後就會熱情如火地索求我的肉棒。



但是逐漸地……我發現老婆她越來越享受在性愛中主導的方式,而我們的做愛方式也逐漸變成由她在主導,也越來越往SM的方向接近。而我老婆顯然很有當S的資質,而她在做愛中對我的羞辱程度也不斷逐漸上升,而婷也只有藉由不斷地羞辱我才能達到更高的性滿足。一個月後,我們的性愛方式已有了很大的改變。



今天雅婷上班前依舊叮嚀我要按時保養,由於我的工作性質大部份時間都在家裡,不用去公司,因此我近來已習慣雅婷上班我則在家中依她的交代做工課,然後期待她回來之後和我的激烈性愛這種生活模式了。



不過從上星期開始,婷在出門前不止會檢查及交待我要美白保養,還多交給我一瓶藥丸要我每天服用。我本來是不太願意亂吃藥的,不過由於婷再三強調那含有很高檔的胎盤素,可以讓美白更有效,而且對身體好,加上婷在晚上總是以女王的姿態命令我,於公於私我也只好服從地依她的交待服藥。



今天婷下班到家也是快六點了,我們這個月幾乎每天都是婷下班後就瘋狂地玩變裝及女王遊戲,今天也一樣。



婷一下班回到家,就看到一個穿著她的性感內褲的我,頭上戴著很逼真的女生假髮,我的眉毛已經被婷修整得變成細長優美的型態了。婷一關上門,就迫不及待地把手往我胯下摸去,我老二也不爭氣地呈現半勃起的狀態。近來或許是每天做,老二總是只能半勃起,但是雅婷說她比較喜歡我這個樣子。



接著婷就開始舔我的老二,併吞吐著我的蛋蛋,一路舔到肛門……近來婷總愛舔我的肛門,這是我以前從來不敢想像的。然後婷停住了,用命令的口吻道:「陵,來舔婷婷的小嘴!」我就乖乖的把口湊過去往婷的桃園洞鑽去,舌頭自動由兩片肉瓣之間鑽過去,一直往洞內鑽去。



但今天比較不同的是,婷的癮頭似乎更大了,她突然命令我:「陵,你去把那邊茶幾上的茶杯拿來!」我不知道婷要做什麼,於是過去拿起了一個大約可以裝500cc茶水的杯子拿來。



只見婷一隻腳跨在小椅子上,兩腿大開,眼睛卻是充滿情慾,我一看到她的眼神就知道她又想追求更高的刺激及嘗試了。果然,婷接過我給她的杯子後,只聽到一陣「浠瀝」的聲音,婷竟然在我面前放尿了,而且用那杯子把大部份的尿液接個正著。



當她快尿完時,只聽到婷嗲聲的命令我:「陵你過來接住,不要讓尿滴到地面了。」我忙不叠地把口湊過去,把婷剩餘的尿液用口接住,並且主動湊過去把陰部舔個一乾二淨。



婷的不斷創新及虐待,讓我像上了癮一般,每次都給我極大的刺激,但也帶來極大的快感。



當我清潔完婷的尿穴時,婷含笑看著我,手上拿著那杯熱騰騰的尿,走近並用左手摟抱著我,只見婷突然把口湊過去杯口小啜了一口,眼中滿是春情,然後把她的紅唇湊過來直到我的唇前,然後我沒有猶豫,也把口湊過去,由她口中吸啜過來她的黃金水,如同喝著最好的美酒一般。



跟著婷就把杯子整個遞給我,然後命令我:「喝光它!」聽到婷那命令的口氣,我猶如被電擊到一般,那半勃起的老二竟然跳動了兩下就射精了,然後我把杯子拿起,一口氣喝光它。



(六)老婆的調教(2)



今天雅婷一大早要出門前,又交給我一張單子,上面寫了今天我必須做的功課,第一部份和前幾個星期差不多,都是要如何美容裝扮的瑣事。



說實在話,經過這陣子婷的教導,加上我每天期待婷和我的性饗宴及深怕婷再回覆以前的冷感,因此我實在做得很勤,更自己上網搜尋相關化妝品及美容的相關知識,加上婷的每天檢查,我的皮膚現在變得比以前好太多了,尤其是臉的部份,毛細孔整個變小及皮膚變嫩變滑。



第二部份則是今天新加的,婷開始要我節食,三餐只能吃固定的蔬果及油脂少的食物,而且雅婷更在最後特別加上一行:



「陵,你今天只能喝500cc的水,若你敢喝超過量的水,看我以後理不理你!愛妻留」



於是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從清早開始就不敢喝太多水,並且依照婷的食譜進三餐,看來婷是要我減肥了。說到這,我也不得不對自己的樣貌稍微描述一下:本人身高165,體重57公斤,標準的身材,算是斯文白淨型的,只是不夠高,但由於臉蛋在男生中算是相當秀氣,因此雖然不高卻長得算是很好看的。在前文中也有提到,就是長得太秀氣,因此才會被老婆聯想到她高中的學姊。



雖然我身材瘦小了點,但和女生比的話當然仍算是較粗壯的,因此昨天老婆就說我臉蛋妝起來是像女生了,但腰身太粗,看來婷是真的非把我妝得完全像她學姊不可。



等到時間差不多,該婷下班的時候了,聽到婷開車進車庫的聲音,我心不禁「砰砰」的跳起來。



婷一進門,我和她就熱烈地擁吻,這感覺,比起當初新婚還要強烈,我真的感覺像在天堂一樣!這幾年老婆的冷感噩夢我已經確定離我遠去了,我也充份掌握到婷動情的重要元素,那就是我要服從,盡我最大所能服從我老婆,包括模仿她學姊以及做她的性奴,讓婷享受性愛中最大的主導權。



這些我都願意,我想,這心聲及感覺,或許也唯有和我同樣遭遇過老婆冷感的讀者能體會吧!



只見婷一進門,本來嚴肅的上班族臉孔一下子變成一副嬌懶小女人的性感模樣,婷摟著我,在我耳邊小聲說:「玲姊,人家一整天上班都在想妳。」(註:忘了說明,我老婆規定,學就要學全套,她在想做時都要叫我「玲姊」,因為她那學姊名字裡有一個字是玲,正好和我的陵諧音。)



接著婷臉紅紅、聲音更低的小聲在我耳邊說:「人家今天都沒上廁所哦~~玲姊妳一定很渴了吧?」



我心在「撲通、撲通」的跳著,原來婷一大早規定我不準喝水就是為了這一刻!這屈辱感及刺激,讓我幾乎不假思索就跪下來用最卑順的姿勢把婷的上班窄裙脫下,接著把她的三角褲褪到她的膝蓋,就這樣跪著用舌頭貪婪地用舌尖舔著婷的肉唇。



婷則背倚著大門,就在我整個口湊到愛妻的另一張小口並密合地吸吮時,只聽到婷從喉嚨深處發出的一聲呻吟:「嗯~~玲姊,人家放尿了……啊~~」然後一股強力的尿液從老婆的尿道口直衝而出,我拚命地用口接住,並大口的吞食著……



老婆這泡尿直尿了快三十秒才結束,而我雖然已接住大約八成的尿量,到底還是有不少順著嘴角滴到了地面。



就在婷尿完後,她突然用最淫蕩的表情看著我,突然抬起了右腳。婷上班時是穿著高跟鞋的,這時婷用高跟鞋踩在我的頭,然後我感覺婷的右腳開始對我施力,只聽婷下達了她今天下班到家後的第一道正式指令:「玲姊,把地上的尿舔乾淨!」然後我就順從地任婷的高跟鞋把我的頭壓到地板上,一滴不剩的把地上的尿水全舔得乾乾淨淨。



舔完後,婷就躺在沙發上,一條玉腿觸地、一條玉腿靠在椅背,兩腿張開得很大,完全露出了婷下面濃密的陰毛及私密的肉縫。我一看就自動過去伏在婷的胯下,我知道婷這時是要我用舌頭幫她服務了。



我愛憐地用舌尖輕舔了一下早已氾濫的密洞洞口,只見婷的洞口在一開一合著,兩塊肉瓣早已腫脹成兩大片了,而在上端的小肉芽也凸起及昂立,我知道婷已進入最動情的狀態了。



在這情形下,我忽而在肉芽尖端輕舔、忽而把舌深鑽入洞、時而掃過洞口,然後隨著我的口舌服務及婷的嬌喘呻淫聲中,婷達到高潮了。



(七)老婆的調教(3)



隨著我和老婆性愛的增溫,我和老婆的感情也是越來越好,我們幾乎無時不在想唸著對方,並且我相信婷自己對性方面開竅以來,一定也是每天想著如何達到更高的性滿足。



只是近來我半軟半硬勃起的次數越來越少了,但皮膚卻越來越好,越來越像女人的皮膚了。而由於控制食量的關係,體重也下降到53公斤左右,連腰身都出來了,這倒沒關係,但是我卻發現我開始有女乳現象。



這個現像一般來說是現代小孩子愛吃炸雞等被注射了生長激素的食物才會有的,但我發現我的胸部逐漸隆起,雖然並不是太大,但感覺有點像是小學女生那種剛發育胸部的感覺,我懷疑是那瓶藥丸作祟,因此在今天晚上我就試探性跟婷詢問:「婷,妳給我那瓶藥是哪買的?會不會有副作用啊?最近我總覺得我的胸部好像變大了。」



婷聽我這樣問,聽出我的意思,臉色一下子變得不太高興:「玲姊,妳胸部太小了,我幫妳變大不好嗎?」



聽婷這樣講,我就發覺真的是吃那藥的關係,而且還是婷故意的,這讓我一時難以接受:「婷……妳為什麼要讓我吃這個?我是男人耶,男人胸部變大成什麼樣子?」





雅婷聽我這樣講,沒有立刻回答,只是突然把身子湊過來,一下子就用她的香舌舔上我的乳頭(註:這時我已妝扮好,穿著婷的性感內褲和睡衣) .在她香舌的刺激下,我開始像女生般的低哼及呻吟起來。



而當她把手伸進我的三角褲時,猛地把食指往我菊門一鑽,一截手指就插進去了。每當婷用這一招時,不知道是什麼原理,但我總會因為婷的插入而在那瞬間自己幻想為婷的學姊,也就是把潛意識中模仿的玲姊一下子佔據了自我。



這時婷總會引導我:「玲姊,妳好淫蕩哦!是不是想要大肉棒插妳了?」而每每在這時候,我就會受不了那個自我屈辱的巨大刺激而產生極度自暴自棄的念頭,用近乎女人的呻吟般喘息著:「婷,玲姊要男人,要大肉棒,我要……」



只是今天我這樣問後,婷似乎不太高興,她突然把手指離開了我的三角褲,然後用命令的口吻道:「玲姊,今天我帶妳去外面晃晃吧!」



聽到婷這樣一說,我不禁嚇了一跳,難不成婷要我穿這樣出外?於是我結巴的小心問:「婷,妳該不會要我穿這樣……」



婷瞪了我一眼,露出一點詭異的笑容:「當然不是,我的好玲姊,妳穿成這樣,我保證妳走不出這條子就會被強暴了!」說完得意地笑了:「妳不知道在我這個月的努力下,妳現在已經是個大美人了嗎?」



說完,婷就硬拉著我到她衣櫃前開始選了一件有點蓬鬆的淡黃洋裝,外加一件輕薄外套……於是在婷的一陣裝扮後,我就變成了一個衣著高雅、穿著洋裝短裙的美女。



對著鏡子,我真的不禁佩服婷這個月在我身上所花的工夫,加上由於藥丸的關係,本來該平坦的胸部竟然被婷用她不知哪時新買的胸罩硬擠出一道溝,我相信這身妝扮即使面對熟人我都有把握不會被認出來。



然後婷自己也披了件外套,把車鑰匙丟給我:「玲姊,我們去麥當勞。」我被她這點子嚇了一跳,不禁結巴問:「婷,麥當勞人那麼多,我真的不敢……」



婷笑著吻了我那剛抹好口紅的嘴唇一下,笑著說:「你也會擔心哦?你們男人不是最愛看我們女生沒穿內褲去人多的地方嗎?」



聽她這麼一說,我倒不禁有點心虛了。說實在話,我真的是也有想過這種情節,只是沒有真正去做罷了,老婆倒瞭解男人心理,看來我這老婆也會去偷看情色文章……



就在腦子東想西想時,我已隨著老婆上車了。好在現在是晚上,而且麥當勞有得來速,於是我懷著不安的心穿著女裝,跟著老婆去麥當勞得來速。



來到一號窗口時,那位服務生是一個看起來就是大學生年紀的工讀生,他顯然看不出我是妝扮的,公式性的問:「這位小姐,妳要幾號餐?」就在當我猶豫時,老婆在副駕駛座搶過來點餐:「我要六個蛋捲冰淇淋,買個袋子裝起來。」於是我趕快拿出一張百元紙鈔遞給那工讀生。



工讀生臨走前還多看了我一眼,也不知道是因為老婆化妝技術好讓我看起來漂亮的關係,還是他有發覺什麼不對?於是一路上無驚無險的回到家了。



(八)老婆的調教(4)蛋捲冰淇淋篇



到家之後,只見婷臉頰潮紅,看她的表情,我知道婷對於今晚的冒險覺得很刺激,而這刺激了她的情慾。婷要我把六個蛋捲冰淇淋先冰在冰箱,然後她自己一個人先進廁所去,不知道在幹什麼。



沒多久,我聽到婷的聲音從廁所傳出來:「子陵,你進來幫我一下。」



我一聽不禁好奇,依婷剛才動情的表情,照理說一回到家她應該很快就要對我進行「淩虐」了,現在卻反而在廁所要我幫忙。於是我依她吩咐進到廁所,發現婷竟然已褪下裙子及絲襪,地上一個臉盆放了些東西,我近前一看,竟然是浣腸的器具及藥水。



我不禁愣了一下:「婷,妳便秘嗎?」



婷被我這愣頭愣腦的一問,不好意思的用她的小拳頭在我背上敲了一下說:「你這人問這什麼問題?你才便秘啦!」然後就拉著我:「還看什麼?還不快點幫人家弄!」



我這時才瞭解,原來婷竟然要我幫她浣腸。這真的又是一個很新鮮的體驗,以往只在日本的A片中有看過類似的情節,想不到今天婷竟然主動要我幫她弄。一想到婷到時那忍不住及嬌喘的表情,老二就流了不少口水並呈現半勃起的狀態(註:因為婷給我那瓶藥的關係,這陣子都是半勃起狀態) .



我吞了一口口水,婷手扶著浴室的小椅子,把屁股對著我,於是我學著在A片中看到的使用方式,把一球的浣腸液對準婷的菊花,準確地慢慢把它擠進去,邊擠我還邊問:「婷,這樣會不會太快?」



婷回頭看我一下,臉色已經整個潮紅了,看得出婷真的很興奮。她小聲又有點不好意思的說:「不會,你繼續,我說停你再停。」



第二球還沒注射完婷突然臉色一變:「啊~~陵,好了,你快出去!」



我不知所以然,乖乖聽從老婆的話出去,才剛出廁所,就聽到一陣浠瀝拉肚子的聲音,以及婷那使人銷魂的呻吟,然後就聽到婷的沖水聲。





等婷開門時,我忍不住抱住婷,愛憐地親吻她。婷嬌媚的看我一下:「陵,你會不會覺得很臭?」



我連忙搖著頭說:「只要是婷妳的,我都不會覺得臭,妳全身上下都是最香的。」



婷很高興聽我這樣講,一直問我好幾次:「真的嗎?」這時的婷露出一個頑皮的表情:「那我要你再發誓,不然今天我不讓你出來。」



我不知道老婆突然這麼慎重其事,但我也只好立刻很慎重地發誓:「我方子陵發誓,只要是婷身上的,不管是什麼都是最香的,絕對不會臭。若我敢嫌老婆的東西臭,我願意受到老婆大人最嚴厲的處罰。」



老婆顯然很高興我的發誓內容:「子陵你自己說的哦!若你敢嫌我身上任何東西臭,我會以後永遠不和你做!」



我只要一想到老婆之前的冷感,立刻忙不叠地保證,哪敢不順她的意?



然後婷深情地用雙手環住我的脖子,她的櫻唇深深的印在我的嘴唇。我和婷深吻著,舌頭也互相儘量深地探尋對方的舌根,我可以感受婷現在是如何的想要我及愛我。



婷引導著我到床邊坐下,她也順勢如秋海棠般躺在床上,我知道今晚的主戲要上場了。我跟著婷也爬上床去,一如往常,我第一件要做的就是把頭湊到婷那迷人三角地帶去尋找那淒淒芳草中的肉縫。



婷今晚顯然更動情了,她那雙均勻的美腿夾住我的頭,把我的頭和她的迷人肉縫用力地湊到不能再近,在這種情形下我也只能拚命地用舌尖以極高的速度在婷的肉縫及尖凸小肉芽上不停來回舔吮。



當婷呻吟聲越來越高昂時,突然婷叫我停一下:「陵,你……啊……不,你暫停一下,我要你去冰箱把那冰淇淋拿來。」



我一時愣住了,婷怎麼會在這時候想吃冰?雖然麥當勞的蛋捲冰淇淋是滿好吃的,但做一半怎麼……



但我可不敢違背婷的意思,於是用跑百米的速度立刻去取了冰淇淋過來。當我拿來時,只見婷不知去哪弄來了一個臉盆以及一根很大的注射筒,其實說是注射筒,倒不如說像一把巨大的水槍。我一看,不禁又傻不愣登的問婷:「老婆,這是……」



老婆這時卻更興奮了,整個臉都潮紅,她喘息著:「陵,你快把那冰淇淋裝進那注射筒……」



我這時有點知道老婆想做什麼了,但更大的刺激感及屈辱感讓我又無法去拒絕,我腦袋裡有如有個極邪惡的惡魔,要我去嘗試及享受這一切的屈辱。



我依婷的吩咐,以最快速度把冰裝在注射筒裡,然後把注射筒的口慢慢又輕柔地湊往婷的菊花洞口,就和浣腸一樣。



婷一連串不斷的低吟,讓我在把那冰淇淋由婷的菊門注入她的體內時就已受不住地自己射了一次,整件性感三角褲濕了一半。當我把冰都注入婷體內後,只見婷也已經快被慾火焚身了。



婷赤裸的身體爬到我身上,慢慢把我壓倒,我被婷強迫的壓著躺在地板上,婷以近乎快哭泣的語調說:「陵,你知道人家怕你嫌人家臭,已經把肚子都清干淨了嗎?還去買你最愛吃的冰淇淋……這一切都是為了你,你可不能說話不算話哦~~」



然後婷伏在我的胸前,深情地直望著我:「陵,我要你再說一次,婷兒的東西都是香的,包括婷的便便。陵,你說一次,快!」



看著婷那近乎快高潮的表情和語氣,我幾乎沒有思索:「我方子陵只要是婷的身上的東西,就算是婷的便便,也會是世上最香、最好吃的。」



婷在聽我這樣說之後,立刻把她的屁股坐到我臉上,用她的菊花往我的臉湊過來;而婷的嘴也沒閒著,不停地隔著三角褲不時輕咬及舔弄著我那半勃起的陰莖。



我近距離看著婷那菊花,只見它不停收縮,似乎有東西要出來,然後就是婷的一陣呻吟:「啊……陵,人家要出來了,你要接好哦……」



然後只見白白半固體的冰淇淋從婷的屁眼緩緩地汩汩而出,我知道這種屈辱是我從沒嘗試過的,但這突破所有禮俗觀念的行為更激起了我的最大變態慾望,我迫不及待地不等那白色的冰淇淋山來就立刻用舌頭把它捲走,並且還會嘗試用舌尖想鑽進婷的菊洞內。



婷在我的刺激下,白色冰淇淋的排出速度更快了,甚至還有夾帶淡淡的土黃色,但是我全部都貪婪地舔食下肚了。



(九、最終章)終極調教



在一間PUB裡,兩個身材火辣的美女坐在吧檯喝酒,只見其中一名美女瓜子臉並且穿著淡黃的短裙露出修長勻稱的大腿,加上絲襪的稱托,更顯她大腿均勻的優美線條;配上低胸的T恤,胸部雖然不是很大,大概是B罩杯。坐她旁邊的另一名美女則是略矮,但胸部更豐滿,眉毛較粗點,看起來就是有個性的性感女人,這女人赫然是我們熟知的雅婷。



這時有不少男士像採花蜂一般圍在她們週遭,只見兩個女人被逗得不時嬌笑不已。這時其中那名較高的美女在雅婷的推攘下,有點不得已地隨著其中一名男士起身,看來是要到舞池去跳舞,只是她不時看向雅婷,似乎有點不太願意,但雅婷不經意的瞪了她一下,她就認命似的被該名男士摟著纖腰下場。



只見兩人互摟著對方的腰跳著慢舞,而那男士顯然也是老手了,隨著跳舞的節奏,右手不規矩地由腰身一直摸到大腿。就在對方手快伸到重要部位時,該名美女緊張的把對方手抓住,不讓他越雷池一步,不過該名男子不死心,緊緊地摟抱著她,先舔著她的耳垂,慢慢地就要往她抹得豔紅的小口吻去,她自然地偏過頭去技巧性的避開了對方的吻。



但就在她偏頭閃開對方的深吻時,看到原來坐在吧檯的雅婷也正在看著她,眼神露出了不悅。她顯然很在意雅婷的眼神,漸漸地就放棄了抵抗,隨著慢舞的節奏及該男士的引導,她認命似的略仰起頭,對方看到她不再閃躲,哪會客氣,一個深吻立刻印上她的嘴,舌頭也深進她的口中。



一開始她似乎有點抗拒,但在對方的舌功下,她逐漸地也開始回吐香舌,手臂也逐漸繞到對方後頸,緊緊地摟著對方。雅婷看到這裡才露出一絲不經意的笑容。



看到這裡我想讀者應該猜到了,該名略高的女子就是方子陵,也就是雅婷的老公我。今天就是雅婷對我的另一項性愛遊戲,最近雅婷在飲食上控制讓我身材更曲條,而且她不知道從哪弄來的一些針藥對我進行注射,使得我的胸部已經豐滿到B罩杯,皮膚也和女人沒什麼不同。



而白天她就交待我必須穿著女裝,看她為我選的一些片子,要我學片中的女人講話及動作。我不知道她從哪弄來的,但是我知道,如果我不照她的話做,婷就會停止和我的性愛,也不會再用虐待來滿足我,為了得到老婆的性愛,我已經完全成為沒有雅婷就無法活下去的受虐狂了。



今天更是老婆驗收她這半年來調教成果的一項測驗,每當她強迫我裝扮女人時,她就會在事後異常的性慾高漲而在回家後給我滿足,老婆會用高跟鞋踩我,或是給我喝她的黃金水,或是叫我舔她由菊門排出來的冰淇淋或米飯。



我知道再被婷這樣調教下去,總有一天我會真的以為自己是女人,但為了我的愛妻,我總無法抗拒,而更在她給我的一個又一個的虐待下,我更不爭氣的每次都達到性愛的滿足。



今天是星期五,老婆最近上班時穿的衣服也越來越性感了,不止裙子越穿越短,配上她精挑的性感高跟鞋,以及貼身的上衣加上一件輕薄的白色洋裝外套,不止襯托得她的氣質更有一種從前沒有的性感,尤其那堅挺豐滿的雙峰在合身上衣襯托下更是顯眼。



這半年來雅婷的改變也是很大,不再像以前那種冰山美人般的感覺,我想一定是在我的努力之下改變了老婆的。



婷早上上班前,她又用撒嬌的口氣偎在我身上,當然,我也習慣性在她出門前一定要打扮成美美的。



雅婷:「玲姊,我去上班了,不要想我哦~~」說完老婆給我一個深情的擁吻。『噢!老婆現在是多麼愛我及性感。』我不禁這樣的想著。



不過老婆接著說的話讓我嚇了一跳:「玲姊,妳最近越來越漂亮了,每次我們一起出去,都好多男人在問你住哪,叫什麼耶!老公,我好嫉妒哦!」



我一聽就知道老婆這只是開端,她一定又想到什麼淩辱我的方法了。



果然老婆接著說:「玲姊,我幫你找個男朋友好不好?」我一聽真的快昏倒了,我低聲下氣用商量的口氣:「老婆,我是男的耶!我只愛妳,我連別的女人都沒有碰,妳竟然要我交個男朋友,我真的無法接受。」



只見愛妻一聽就臉色老大不悅:「老公,不然上次你和那個男人吻得那麼高興是假的嗎?」



我吶吶的聲:「我是看妳一直在看我才……」其實我也不知道如何解釋,上次一開始的確是為了服從愛妻的命令,但在後來卻因為強烈的屈辱感而產生異樣的刺激及自暴自棄心理,變成是自己不住地向對方不斷索求,宛如一名蕩婦般。好在雅婷早就強迫我穿上特製的三角褲,做好了完善的措施,不然八成會被進攻到重要部位而曝光。



就在愛妻嚴厲的眼光及我自己的含糊不清下,我默許了老婆的這項提議。



很快,在星期六,老婆一大早就在整理客廳,我知道她的同事今天要來。老婆說她跟同事講我是她姊,到現在仍是單身,他中午要來我家吃飯。



就在不安及自虐的刺激心理下,終於門玲響了,老婆迫不及待地去開門。只見進門的是一個長得不很斯文、長得粗壯卻帶有濃濃的官僚氣息的男人,年紀大概不到四十。雖然看得出他已經很努力把鬍子刮乾淨及穿得整齊,但是顯然他不是習慣這樣穿著的人。



我正在納悶老婆怎麼會選一個這種人時,老婆已招呼對方進來客廳坐下了,從老婆的態度看來,她和這同事平常應該是很熟稔的。



雅婷:「全哥,你快進來,我們菜都準備好了,你快點坐下。」然後老婆向我介紹這位同事:「玲姊,這位是我同事,他叫張克全。你別看他這樣子,他可是我們單位的紅人,單位所有採購及預算都他在管的。」



只見那個全哥很大方的跟我笑了笑,但我感覺得出他那色迷迷的眼神不斷在我身上打量。我偷偷把老婆拉到一旁低聲問:「老婆,他怎麼看起來好像不是很正派?」



老婆沒好氣的瞪了我一眼:「你以為你真是在相親嗎?你要找帥哥,我以後再想辦法給你找個像金城武的。」



我低聲回答:「不是這個意思,只是老婆妳怎麼會好像和他很熟的樣子?」



老婆更不耐煩了:「自己同事才不會出岔子,我可以保證全哥絕對不會有問題的。你給老婆我乖乖的偷漢子,若你今天沒把自己成為全哥的女人,我以後不會再讓你碰到我一寸肌膚!」



既然老婆下了最後通碟,我就再也不敢再有任何意見了,於是我們三人就一起共進午餐。



席間老婆不斷和全哥敬酒,只見老婆越喝越多,就在老婆喝了半瓶洋酒後,終於不勝酒力躺在客廳的沙發睡著了,席間就只剩下我和全哥,氣氛一下子有點尷尬。只見那全哥一點都不客氣,把位子移到我旁邊,然後不斷跟我敬酒,這家夥的動機真是很明顯。



在敬酒及回酒的過程中,全哥的左手不知何時已攬上我那纖腰上了,然後逐漸不規矩地往衣服裡鑽。雖然我酒喝得有點茫茫然,但直覺地用手把全哥那不規矩的手撥開,我用早已練得很熟習的女人柔弱聲音微聲抗議:「全哥,你醉了,不要這樣子……」



但我越抗議,那個全哥就越得寸進尺,兩手抓著我說:「小玲,我早就聽小婷說過妳的事情了,妳一個人很寂寞吧?」



我結巴的柔弱說:「婷都怎麼說我的?」



全哥:「她說妳需要男人的安慰,要我來幫妳,所以妳也不要再裝了,讓我們抱一下吧!」說完,全哥就把我摟著抱到另一條沙發壓在我身上。



我真的一時無法接受,更何況對方是一個像流氓般的男人,但我這時卻看到另一條沙發上的婷竟然在偷看我這邊,而且她看我的眼神就好像在說:『你再反抗,看老娘今晚怎麼對付你!』



我潛意識的屈服了,不再反抗全哥的侵犯。三兩下全哥就把我全身脫光,這時我的身體在愛妻的調教下,除了下面掛著一條很小而且已很久沒再硬起來的老二外,其它部份都和真的女人無異,尤其是胸部更是豐滿,但奇怪的是,全哥看到我的下面卻沒有感到奇怪。



只見全哥一下子也把自己脫光光,露出了全身都是毛的粗壯身材,一下子就撲到我身上,我無力的消極抗拒了一下,由於力氣差太多加上愛妻在另一旁監視著,所以沒多久我就認命地不再抵抗了,而全哥那巨大的老二更開始往我的菊門鑽。



或許是由於老婆近來常用她買來的菊門專用假陽具調教的關係,加上全哥自己剛才抹了他的口水在龜頭上,全哥的龜頭已逐步鑽入我那菊門。當全哥的龜頭鑽入我的菊門時,我突然有一種成為女人的感覺,一種極度自暴自棄及自虐的心情。



從我那抹上口紅的朱唇發出一聲低沈的吟哦後,全哥猛然開始全力衝刺,而我也雙手猛抱住全哥後背,全部承受了全哥的一切,這時我的內心已完全成為紫玲而不是以前那個子陵了。



在全哥的插入及不斷變換姿勢及花樣,我那被老婆下藥而無法勃起的陰莖卻由於這極度變態的性遊戲,自己噴射了至少三次,只是每次的射精都不多,但也讓我累到沈沈睡去不醒人事了。



當我醒來時天還沒亮,卻聽到雅婷的喘息以及全哥的粗話。我偷偷睜開一下眼睛,卻看到了令我震驚的一幕:老婆雅婷正在沙發上,全身赤裸的騎坐在全哥身上,老婆那豐滿尖挺的乳房正不住地上下晃動著,而她下面的肉洞正不斷吞吐著全哥的那根巨大陽具。



老婆:「全哥……快!婷兒快要出來了!啊……全哥,婷兒好爽……」



全哥:「呵呵,想不到妳竟然能把妳老公調教得這麼好,真夠勁!今天就給妳好好的爽一下!」



老婆:「啊……婷兒都聽全哥的,把你給我的藥都叫他吃,他也不敢說不。婷兒還騙他說暗戀過學姊,他要穿女裝我才理他,這一切都是為了全哥……」



全哥:「從今以後,你們夫妻倆都要成為我的性奴,懂了嗎?」



老婆:「全哥,婷兒什麼都聽你的,只要你每天插婷兒……啊……」



這時,我想到雅婷之前的一些行為,為什麼她突然變得激情?為什麼本來不讓我碰她?從冷感卻又變成性感,以及堅持要我穿女裝及扮女人的一些異常的堅持……似乎都和這個老婆的同事有關。



這時老婆終於在全哥的不斷抽插之下高潮了,這時她看到我在偷看,老婆用一種羞辱的口氣說:「玲姊,我的好老公,你過來,幫我和全哥舔乾淨。」



我不禁迷惘了……但我已不能回頭了,於是裝出小女人的嬌羞,慢慢地走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