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校花李小欢

东北大学的树和这个学校一样有历史,夏日的知了在树干上不知疲倦的叫着,

一对对情侣依偎在树荫下,和一些拿着书本复习,或者看手机的学生,形成校园

独特的风景。

赵刚研究生快毕业了,说实话,他真不想离开这个学校,赵刚走过花坛,进

了一个教学楼,然後进了一个阶梯教室,在靠角落的地方坐下,他身边靠墙坐的

一位年龄在二十出头的白色连衣裙少女。

少女长的很白,很美,长长的秀发挽在後边,大眼睛,小嘴,元宝耳朵,尖

尖的下巴,她可是计算机专业的系花,叫李小欢,不知道多少男人心中的女神,

从大一开始,就被无数男人追求,但是李小欢一直没同意。

没想到刚刚研一,就被赵刚追上了,而且还顺利拿下,赵刚把一个手机盒递

给少女,是新上市的苹果X。

「谢谢」李小欢没客气,但是也没打开,把手机盒放心包里,赵刚把身体向

李小欢靠一靠,因为是选修课,又是大课,人不是很多,也没人注意他们。

赵刚用手抚摸李小欢的屁股,然後慢慢游走,从小腹那伸进了李小欢的裙子

里边,很快又伸进李小欢的短裤里,穿过那片很色的森林,抚摸着那个粉色的小

豆豆。

李小欢轻轻的咬着嘴唇,小手扶着桌子,尽量把头低下,不让自己叫出来,

她是上周被这个学哥拿下的,处经欢好的她对这种抚摸欲罢不能,特别是在教室

里让学哥抚摸下边,即疯狂,又刺激。

李刚闻着李小欢身上淡淡的体香,看着她痛苦又陶醉的表情,把手又伸入了

一些,两个手指已经捅进了李小欢的小洞洞里,李小欢把头低的更低了,面色变

得粉红起来。

赵刚另外一只手揉捏着她的乳房,捅进洞洞里的两根手指来回游动,那里软

软的,湿湿色,李小欢感觉自己受不了了,把一根铅笔放在嘴里,赵刚知道她要

高潮了,就加快了速度,很快,李小欢,身子一挺,一股淫水从那里流出来。

李小欢面色红润,不好意思的拿了点面巾纸,去了卫生间,而赵刚看着李小

欢的空座位,闻闻手上的味道,若有所思。

很快大课结束了,两人一起下楼离开学校,在门口上了赵刚的奥迪A7,奥

迪A7绝尘而去,很多学生都看到了,也都知道他们学校有名的校花被人泡走了,

但是却没人去抢,因为听说开A7的男的家里有权有势。

「舒服吗?」赵刚问道。

「嗯。我们周末去哪玩啊?」

「去北戴河吧。」

「可以啊」

「请你去个特殊的餐厅,用各种动物的肉,做成人体器官的样子,你敢吃吗?」

「切,有什麽不敢的。」

「哈哈,别到时候吓哭了。」

「你才哭呢。」

一路无话,两人开开停停,两次车震後,到了离北戴河还有三十多公里的一

个庄园,庄园四周是树林,很偏僻,里边装修很讲究,两人进了庄园的一个餐厅,

显然赵刚是这里的熟人。

餐厅里的人还真不少,两人进来不少人和赵刚打招呼,并且用特殊的眼神看

着李小欢,还不住的点头,李小欢觉得很不自在,但是还是硬着头皮坐下,果然

这里像赵刚说的,很多桌子上的菜是人体器官,有手,有脚,乳房,脑子,肠子,

甚至有生殖器。

李小欢觉得自己脸红的厉害,幸好吃饭的人里边也有女的,如果没女的,她

真想马上离开,她没有坐在赵刚对面,而是靠着赵刚坐下。

「赵公子来了,赵公子吃点什麽?」服务员叫道。

「来个美女五吃。」

「好嘞。」

不一会,第一道菜上来了,是炒舌头,李小欢吃了一口,滑嫩无比,她还真

的是第一次吃这个,舌头不大,果然和人舌头大小差不多,虽然看着恶心,但是

吃起来还真不错。

第二个菜是大烤双乳,居然是一对女人的乳房,用铁签子穿在一起,用炭火

把外边烤的焦了,里边是黄色脂肪和海绵组织,一口上去满嘴是油,很好吃。

「这个做的也太像了吧?」李小欢惊奇的说道。

赵刚笑了笑:「那还用说,这里可是会员制的,不是一般人能来的。」

第三道菜是一对小手,红烧的,第四道菜是一双玉足,清蒸的。

第五道菜居然是女人的生殖器,带着里边的子宫,用烤牛排的方法八分熟的

上来。

开始李小欢还觉得这东西做的太惟妙惟肖了,但是当烤逼排上来时候,她不

敢动了,因为她看到了上边居然有阴毛!!!

「这不会是真的人的肉吧?」李小欢说道,因为切开阴排,里边的表皮,肌

肉,甚至尿道都和真的一样样的,甚至那蝴蝶逼阴唇都是那麽真实,是灰褐色的。

「你说对了,你吃的这些都是从女人身上切下来的,逼排是活活从女人下边

剜下来的,舌头是拔出来的。」赵刚笑着说道,然後切下一块逼排,放进嘴里吃

着,并且上下看着李小欢。

「啪!!!」李小欢吓得刀叉都掉到了地上,因为她终於发现了,那些人看

自己的眼神为什麽奇怪了,因为那是一种看美食的眼神,而现在赵刚的眼神也是

那样的,看自己好似看一只要宰杀的小羊羔。

「别,别开玩笑了,赵哥,我们走吧。」

「走,去哪,小妹妹,你赵哥已经把你卖了,哈哈,你就安心在这享受肉畜

的待遇吧,呵呵,你的逼和男子一定比桌子上的好吃,哈哈哈哈。」不知道什麽

时候,李小欢身後站着一个中年男子,中年男子身後则是两个大汉,她刚想反抗,

就被两个大汉架了起来。

李小欢被两个大汉拖进了後厨,她已经吓得瘫痪了,赵刚真的把她卖了,卖

了三百万,是的,大堂经理那个中年人当着她的面把钱转给了赵刚,而赵刚更不

是什麽官少爷,A7是俱乐部的,身上的名牌衣服手表也是俱乐部的,她的X被

拿走了,赵刚,就是一个专门骗少女的人肉骗子。

二、冰恋俱乐部

李小欢被拖进了一个很大的厨房,真的很大,进来後,李小欢直接吓得尿了

裤子,因为厨房里边挂着各种少女的身体部件,对,是部件,有奶子,有大腿,

小腿,半个身体,人头,等等,但是却没一个完整,厨师们忙碌着,把一块块少

女的肉,弄成菜肴,拿到外边给大家品尝。

地上是没过脚腕深的血水,下边是防滑瓷砖,她被两个大汉送到里边,一个

肥头大耳的男人走过来:「咦,这次货色不错啊,准备怎麽处理。」

「木先生说了,她是上品肉,准备表演三天淩迟,呵呵,一会好好养着,明

天晚上开始玩。」

「哦。」大胖子点点头,然後用油乎乎的大手摸摸李小欢的奶子,然後捏捏

她的屁股和大腿,甚至把手伸进她的裙子,扒下她尿了的裤衩,把三根手指扣进

她的逼里,然後闻闻。

「嗯,不错,破处不超过半个月,年龄和肉质一流。」说着居然把裤衩一拉,

直接撕下来,扔进了一边的一个箩筐里,箩筐里边全是女性的衣服和内衣,而且

很多上边都是鲜血,显然是那些死者的。

李小欢那里受过这个,被扣逼的时候一直反抗着:「你们做什麽,我要报警

的,你们这是犯法。呜呜呜,你们放了我吧,呜呜呜,别脱我衣服。别扣那里,

呜呜,别,啊我的内裤给我。」

大胖子哼了一声,直接撕开她的上衣,撕开胸罩:「叫个鸡巴,你个贱货,

奶子不错呵呵,烤吃时候刷点蜂蜜就可以,不用撒嫩肉粉。」然後三下五除二就

把李小欢的衣服脱个精光,扔进一个笼子里,脖子上绑了一狗链子,拴在笼子上。

「一个妈的肉娘还要衣服做什麽,你以为你是来选美的啊,连鸡都不如的东

西。」

这时候李小欢才发现被关在笼子里不止是她,还有别的女人,都是单独一个

笼子,这些女孩都是十七八到二十多岁的样子,有的哭泣,有的发呆,有的求饶。

只有她身边不远处的一个笼子里的外国红发少女还算正常,正看着自己,叹

了口气。

「姐姐,你,你也是被抓进来的?」李小欢用不是很熟练的英语说道。

那红发少女应该比李小欢大一点点,身材匀称苗条,一看就是经常做运动的,

有点像古墓丽影里的劳拉,少女点点头,但是没说话。

「我们,我们能被救出去吗?」李小欢接着问道。

少女笑了笑:「小妹妹你多大?我会汉语的。」

「21,是个在校研究生,呜呜呜,姐姐你多大,这里是哪里啊,好可怕啊,

怎麽可以吃人啊,呜呜。」

「这里叫做冰恋俱乐部,是一个国际犯罪组织,我查了他们快半年了,才有

一点头绪,结果却被抓进来了,我叫克莱尔,美国加州人,23岁,也许我们会

一起上路。」

「我们真的会死吗?」

「是的,我们国际刑警每年都会因为查这个案子失踪十人以上,更别说你们

这种普通人了,这个俱乐部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宰杀或者虐杀妙龄少女,然後用她

们的肉做成菜肴,供俱乐部成员分享。」

「真的吗?我进来时候还吃了点,我看有完整的女人生殖器和乳房,他们说

是剜下来的,那也太可怕了。」

「呵呵,这有什麽可怕的,他们会用各种残忍的方法虐杀女人,女人的惨叫

和痛苦挣紮就是这些俱乐部成员的兴奋剂,他们会买我们被杀的视频,会现场观

看,会吃我们的肉,好了,不说了,明天晚上是他们每个季度的三日狂欢,你我

恐怕都会被虐杀。

你,你长得很漂亮,但是这里漂亮恐怕是一种负担了,你可能会死的很惨。」

「呜呜呜,我不想死,呜呜呜,他们说要淩迟我,我,我不想被淩迟,太可

怕了。」李小欢哭着,叫着,但是没人理会她,克莱尔开始劝几句,最後还是不

说话了。

不知道什麽时候她昏昏沈沈的睡了,梦中,她梦到自己被活活剥去了人皮,

然後被用一根钢管从下阴捅进来,从嘴巴捅出去,再被活活的烤着吃了。

「啊!!!」李小欢惊叫着醒来,看到笼子已经被打开,几个浑身油腻的人

正看着她笑,拉了拉狗链子,意思是让她出去。

李小欢试探着趴出去:「哥哥,你们,你们要做什麽?不要杀我好吗?我什

麽都愿意做。」

几个人都乐了:「不要怕,小妹妹,我们现在不宰你,我们就是这後边的普

通厨师,你明天晚上就要被宰了,我们几个兄弟就是让你来快活一下,来,给哥

哥吹吹喇叭。」说着脱去裤子,漏出大鸡吧来。

李小欢想不吃,但是有人抽出皮带,说要打她这只小母狗,於是李小欢就把

大鸡吧含在了嘴里。

几个人狂叫着,轮奸了这个东北大学的校花,校花很美,但是在这里却真的

成了她的负担,因为俱乐部的工作人员都知道新来个小母狗,很漂亮,李小欢被

从早上七点多开操,一只玩到了晚上五点多。

 三、1??三日狂欢之虎食克莱尔

冰恋俱乐部,每年都会有大量的自愿的非自愿的美女被宰杀,而每个季度的

前三天,更是冰恋俱乐部的表演会,会当众虐杀三个上等少女供大家食用,而今

天正式7月1日晚上,是第三季度的三日狂欢的开始。

一个新买来的少女准备上台表演,但是死活不配合说台词,於是几个厨师拔

开了她褐色的小菊花,捅进去了一根橡胶软管,橡胶软管前段是阳具模样,软管

中控,有一定的硬度,可以像做肠镜那样把管子捅进肠子深处。

少女被软管捅了肛门,然後慢慢捅进去,少女尖叫着,可是软管还是捅到了

直肠深处,肠镜可怕,但是更可怕的事情还在後边,软管的另一边放着一个漏斗,

有人用三升的白水桶通过漏斗往软管里边倒入红色的液体,是辣椒油!!!

? ? 少女很快发出非人的惨叫

不久後,在冰恋俱乐部的表演大剧场里

被叫做木先生的中年男子走到了表演台上,这个大剧院,有着宽敞的表演台,

台上有木制的架子,和各种刀具。

木先生向大家一笑:「大家一定饿了吧,放心,大餐马上开始,哈哈,来,

拉出我们今天的小母狗,东北大学系花,李小欢同学。」

果然李小欢是被牵上来的,她是爬着上来的,肛门里边真的塞了一个白色的

狗尾巴,如果走慢了,就会被用皮鞭打,她雪白的小屁股,已经出现一条条红色

的皮鞭印了,她哭着爬到了台上。

牵她的是那个大胖子厨师长。

「嗯,我们的小母狗还是很漂亮的,是不是很可人,好久没这麽漂亮的小母

狗来了,我还真不忍心让我们的张大厨宰了她,哈哈,小母狗,来,告诉大家,

你要表演什麽节目。」主持人把话筒送到了李小欢的嘴边。

李小欢流着眼泪,本来不想说,但是想到刚刚被用辣椒水灌肠的就是她,不

但被灌肠,还有,辣酱捅逼,芥末水洗胃的酷刑,几番折腾後,她还是配合着说

了认真的背了台词。

:「大家好,我是李小欢,这次狂欢节目的小母狗,我表演的节目是三日淩

迟,希望大家会喜欢小母狗的肉和惨叫。」

台下一阵叫好。

「哈哈,我见过这小妮子,果然很漂亮,据说是东大的校花呢。」

「屁校花,就是个爱钱婊子罢了,我打听了,以前追她的男的都不是很有钱,

被赵刚装有钱两天就给上了,一周就给骗来了。」

「哈哈,我可不管,反正我要看她一会被淩迟的贱样。」

「嗯,一定很贱,哈哈。」

? ? 而台上

「厨师长,请宰了小母狗吧。」李小欢看着厨师长说道。

这些都是台词,李小欢开始自然不同意,但是当辣椒水灌进她直肠时候,她

才知道什麽叫生不如死,整整三升的辣椒水全通过胶管,灌进了她的直肠,然後

又带着粪便喷出去,如此折腾几次不说,还用辣椒捅她的逼。

用芥末水给她洗胃。

她感觉自己快死的时候,有人在她大腿根部打了一种药,说是保她三天内,

只要心脏在,就不会死。

「怎麽宰你啊,小贱人?」厨师长拉着李小欢的头发,看着她精致的小脸说

道,李小欢确实美,即便是被折磨了这麽久,看上去还是那麽可人。

「就,就是,把人家绑在架子上,用刀把人家的四肢的肉片下去,给大家做

火锅啦,生吃啦,人家的肉嫩着呢。」

「哈哈,大家说,我们的小母狗贱不贱!」木先生笑道。

「贱!!!」大家喊道。

「好,那就让王大厨,给大家表演淩迟小母狗吧。」

很快李小欢就被绑在了台中间的柱子上,柱子是个大字型的,李小欢也被大

字型的绑了上去,李小欢知道自己快被淩迟了,淩迟,也就在书本里听说过,没

想到今天自己要被这种原始的方法虐杀,李小欢真有点欲哭无泪的感觉。

她看着身边盘子里边各种长短刀具,每把刀都是那麽锋利,自己的肉那麽白,

那麽嫩,被锋利的刀子一片片的切下来,简直无法想象。

张大厨拿了一把四寸长的薄刃尖刀,带着寒光,蹲在了李小欢的身前,然後

捏住她大腿根部内侧,靠近腹股沟的一块肉。

「头刀切在女人胯,肉嫩皮薄沾芥末」

「唰!」张大厨说着。刀子一切,一块麻将大小略薄的肉就被切了下来,然

後被放进了一个盛满冰块的盘子里。

肉向上,肉皮向下,皮薄白嫩,皮下是黄色脂肪,再上是暗红色的肌肉,因

为太新鲜,还在蠕动着。

「啊啊啊啊!!!」开始只是凉凉的,因为看不到下来多少肉,所以李小欢

感觉不是很疼,但是当自己胯下那块肉被放在盘子里的时候,她才感受到那种淩

迟的恐怖,好似胯部被撕开一样,但是,这只是开始。

「二刀再切女人胯,嫩肉片片十六下。」刀子并排的切着,从左右胯部的大

腿根切肉,左边八刀,右边八刀,肉在盘子里被摆成了两朵八瓣梅花,很是好看,

特别新鲜肉淋下的血,染红了下边晶莹的冰块,让其变得更有食欲。

一盘肉,马上被拍卖,一个老板38万买老了。

「好,咱们双管齐下,大家要吃肉,我们俱乐部的老虎也要吃肉,请大家看

古墓丽影劳拉大战老虎,哈哈。」

俱乐部一边的帷幕打开,又是一个舞台,上边一个十米长宽高的大笼子,一

只身材威武的东北虎在里边焦躁的来回走着,看着台上的李小欢,闻着血腥味流

出了口水。

「哈哈,不急,小虎子,你的食物不是她,来,把我们的国际刑警克莱尔送

上来。」很快克莱尔被拉了上来,并被拉到了笼子上边,克莱尔自然也不会逃过

被轮奸的命运,但是她毕竟是国际刑警,心理素质还是有的,所以并没怕。

「克莱尔小姐可是被评为现实版的劳拉,怎麽样,刑警大小姐,打败这只老

虎,我们就放了你,不过你走的时候要记着给五星好评哦,我们那些兄弟这几天

晚上可以没少让你爽啊,哈哈,很累的。」木先生笑着说道。

克莱尔哼了一声:「解开绑绳吧,我自己下去。」

「爽快!」说着,有人解开了克莱尔的绑绳,克莱尔看着下边的老虎,笑了

笑,就跳了下去,是的,下去必死,但是她还是选择了下去,因为这麽死,至少

比李小欢死的痛快,有尊严。

刚刚进了笼子,老虎就扑了上来,克莱尔就地一滚,躲过了老虎,老虎尾巴

一扫,克莱尔叫了一声,脚腕还是被扫到了,雪白的脚腕上出现一道红色的淤青,

但是她还是躲过去了,老虎转过身子,一人一虎正面交锋。

大家一阵叫好,一般人在这麽小的空间,根本躲不开这一扑,而克莱尔却在

最後那一刹那间躲开,果然是名不虚传。

这只老虎的食物主要就是活女人,每周一个,有自愿的,有被迫的,但是都

会反抗,所以老虎也适应了,於是又扑上去。克莱尔这次没躲,居然也冲了上去。

就在要和老虎撞到一起的时候,身子一矮,从老虎肚子低下滑了过去,就在

人虎相错的时候。

克莱尔使尽全身的力气,踢在了老虎的肚子上,老虎肚子是个弱点,如果有

刀,或者克莱尔会有机会,但是现在没有刀。

这一脚只是让老虎愤怒罢了,克莱尔一脚下去就放弃了反抗,老虎再次扑过

来的时候她没躲,而是抓住两个虎爪,把脖子送了过去,她希望老虎会咬断自己

的脖子,这样会快点死去。

「哢嚓!」果然如她所料,老虎咬住了她的脖子,咬穿了她的喉咙,克莱尔

感觉嘴里一股咸咸的液体喷涌而出,她知道这是鲜血。

「哦!!!!」在凶猛的东北虎,她就像一只小鸡一样弱小,纤细的脖子被

咬的变形,人头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歪在一边,人虎大战其实没到一分钟就结束了。

老虎并没有咬断她的脖子,而是咬穿了她的食道和气管,鲜血喷出,老虎在

吸她的鲜血,克莱尔疼的发出嗯嗯的呻吟,以为声带被咬坏了,所以发不出声音。

她被按在地上,正常的老虎会在这时候咬断猎虎的脖子,但是这只老虎没有,

而是付下身子,然後用後抓抓在克莱尔的小腹上,再一抓,一拉。

整个小腹就被撕开,肠子被拉了出来,老虎也松口了。

「呃呃呃!!!」克莱尔浑身抽搐,却说不出话来,她本能的用双手抓住流

出的肠子,往自己的腹腔里边送,是的,她现在不在是一个国际刑警,就是一个

被撕开肚皮,咬穿喉咙的可怜小女孩。

老虎像是欣赏战利品一样围着躺在地上的克莱尔转了一圈,满地鲜血,美丽

的克莱尔侧身躺在那里,平滑的小腹被掏开,肠子流的到处都是。

她发出呃呃呃的痛苦的呻吟,希望死亡早些降临。

老虎自然受过训练,它怎麽会直接咬断她的脖子,它低下头,咬住了女人最

柔软的地方,左右一撕,克莱尔右边的奶子就被撕了下来。

「嗯!!」克莱尔身体绷的笔直,然後是另外一边的奶子。

克莱尔已经气若飘丝了,老虎舔了几下胸口的两个口子,奶子太嫩了,一口

就吞了下去,巨大的舌头上全是倒刺,两下就舔光了克莱尔胸口的所有的肉,漏

出了里边的白骨。

克莱尔最後看到的是老虎撕下了自己的下阴,然後慢慢的吃光了肠子,肚皮,

克莱尔被吃其实就是不到十分钟的事情,但是却血腥暴力。

老虎吃的很快,肚子吃空了就吃大腿,然後手臂,然後吃後背的肉。

很快克莱尔就剩下带着碎肉的骨架和人头了,看上去那麽恐怖,有人把她剩

下的部分拉了出来,挂在了李小欢身边。

而此时的李小欢因为人虎表演,并没有割第十七刀,鲜血顺着她的大腿根部

向下流着,被淩迟的痛苦让她几乎晕了过去,但是就是没有晕过去。

有人又拿来盘子,张大厨又开始切。

「再切就切大腿根,炒的肉片嫩的狠切的贱货难行路,下生继续被下锅」

刀子一片片切下去,这次是顺着大腿内侧向下,一共切了32刀,左边十六

刀,右边十六刀,也被摆进盘子,有人拿去拍卖,三二块肉卖了20万,被炒了

辣椒。

这时候大腿内侧已经没有好地方了,整个被切去了一层。

「大腿外边切一切,薄薄贱肉片一片

两边一共一百刀,拿去火锅涮一涮」

李小欢疼的挺直娇美的身躯,大腿外侧被一刀刀的切着,带一点点的皮,深

深地切,薄薄的片,要毫米厚下,两块麻将大小,薄薄成片,有肥有瘦有皮。

这一百刀切完,李小欢晕了过去,有人给他灌了人参汤。

「啊啊啊啊!好疼啊!大师傅,别片了,宰了我吧。」借着人参汤的劲,李

小欢说着。

但是张大厨没管她。

「妹子小腿白又白,哥哥切来拌一拌

细细切丝放点蒜,芥末瓜丝弄一盘」

说着居然用小孔的刮刀,一下下刮下李小欢小腿的肉,刮成肉丝放冰水里,

泡好,然後绊了芥末和黄瓜丝,生吃。

李小欢发出野兽一样的惨叫,美丽的身体不停的扭动着,可惜的两根美丽的

长腿已经血肉模糊,小腿更是慢慢的被刮的见了骨头。

李小欢失禁了,她没有粪便,只是小便失禁,但是当小便淋到了大腿後,她

疼的又晕了过去。

有人继续给她灌参汤。

李小欢悠悠醒来,酷刑还在继续,她的小腿被刮的见了骨头,一共刮出十五

盘肉丝,一盘卖了三十五万。

「姑娘手臂白又白,好似莲藕好下菜

哥哥认真来切菜,白藕白藕涮一涮」

和大腿一样,她的手臂也被切片涮了锅子,最後大腿根的肉也被切了炒菜,

手臂双腿被切掉,双手双脚两对共卖了60万,连腿骨和手臂也卖了5万,被人

炖汤了。

大家一直玩到深夜,李小欢慢慢的也睡了,有人给他伤口止血了上了药,她

这个没了四肢的人居然没有死。

三、2??三日狂欢之五马分屍

王娟是做保健品的,表面是一家健康公司的高管,算是绝对的北京白领了,

每日开着甲壳虫穿梭在首都的街头。

但是最近总有人和她抢保健品的活,於是她被绑架了,她被绑架的那一刻就

知道自己完了,因为她这活也是从别人手里抢来的,被她抢活的那个女的,是被

她在廊坊剥了皮,然後剁了喂狗的。

没想到事事轮回,今天轮到了自己。

拉着她的面包车往北戴河方向走,她知道这是去一个传说中的俱乐部了,於

是车上轮奸她的时候她很配合。

她看着一个带头的,跪着含着那根大香肠。

「嗯嗯嗯嗯,哥哥,你好大啊,再操妹妹一会吧。」浑身是汗的王娟说道。

「哈哈,你果然够贱,你知道我们带你去哪吗?」

「知道,娟子知道,娟子会被人像猪狗一样宰了,娟子会死的很惨。」

「哈哈,你想知道你是怎麽死吗?」

「嗯。」

「娟子想被用木棍捅逼而死,就是你们说的穿刺。」

「哈哈,好,就给你穿刺。」

第二日的俱乐部,王娟被牵了上来。

她被绑住了四肢和头部,五辆摩托车牵着绳子,五个摩托车准备给她五马分

屍,俱乐部答应了她要给她穿刺,但是是在五马分屍之後。

大家兴奋的叫着,李小欢也看着,她知道,这女的死後,就是自己了。

王娟被大字的躺在场地中间,她长得很有女人味,也睡过无数男人,她看着

棚顶,这一辈子就这样了。

木先生吹响了哨子。

五台大马力哈雷摩托车在五个花了钱的会员的开动下,用低速档大油门启动

了。

瞬间,五个绳子被拉的笔直,王娟的身体也被拉的平展起来。

「嗯!!」王娟叫了一声,修长的四肢被拉的生疼,但是疼痛只是开始。

摩托车再次加油。

王娟发出:「啊啊啊啊!!!疼死了!!」的尖叫。

四肢被拉的咯咯作响。

「啊啊啊!!逼被撕了!!」王娟叫着,她的逼确实很肥大,阴唇也不小,

摩托车很快把她的腹股沟拉出了血痕。

然後叭叭叭!的响,是她骨骼被拉到极限的声音。

王娟发出痛苦的尖叫,成熟而美丽的身体扭动着。

四声脆响,她的四肢根部脱臼了。

然後手臂和腿被拉长,摩托车继续拉着。

「噗嗤!!」左侧大腿被撕了下去,带着半个肚皮的肉,血喷出去老远,然

後是右腿,然後才是手臂。

地上留下四滩鲜血,王娟就剩下了躯干和头颅,被拉着跑了半圈,才停下,

就停在李小欢的身边。

「好疼啊!!!马万春我操你妈。」王娟叫着,马万春自然是绑架她的幕後

指使者,王娟疼的面色惨白,躺在第上看着周围指指点点的人们,流下了眼泪,

自己想自己会死,但是麽想到死的这麽下贱。

有人抱起了她的躯干,让她大头向下,然後扒开她的小穴。

「这位美女的小逼好肥啊,哈哈,果然是穿刺的好材料。」

「捅吧,别墨迹。」王娟咬牙说道。

有人把粉嫩的阴唇扒的更开些,另外一人把一根手臂粗的木管顶在她的小穴

上,比划了一下,一用力,就捅进了她的小穴。

「嗯……嗯!!!」王娟发出呻吟,王娟的性欲很高,她一只幻想着自己如

果死就被人捅逼而死,没想到真的梦想成真,但是这真的很疼。

王娟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她现在已经浑身是血,木棍捅开了她的阴部,然後捅进阴道,嫩嫩的阴道被

撕开,但是王娟知道这只是开始,果然,一声闷响,木棍捅穿子宫。

整个逼都凹陷进去,然後学喷出来。

「呃呃呃!」王娟几乎晕了过去,感受小腹里边那根木棍,真不知道自己以

前哪根筋不丢,非要玩什麽穿刺。

木棍自然不会停,咳嗤嗤的捅进腹腔,肠子被搅动,外边甚至可以看到肚子

凸起那麽一条,王俊疼的骂了一句脏话。

「哇!!」王娟吐了,因为木棍进入胸腔,捅穿她的胃,让她吐出不少早上

吃的东西。

有人扶正她的头,让她脸上扬,这样一会木棍就会从嘴里出来。

「咳咳咳咳……你……你麽好……惨好残忍!!!咳咳咳啊」

赵娟感觉自己食道火辣辣的疼,像吐却吐不出去,一根硬硬的东西从那里穿

了出来,穿过喉部的食道,定开小舌头,她感觉到一阵窒息,然後她伸出她长长

的舌头,嘴巴里捅出了一根满是鲜血的木棍。

血顺着她的嘴巴,鼻子和木棍流出,她终於被穿刺了!

她疼的咳咳的呻吟着,没人理会她的痛苦和悔恨,甚至最後她被这个姿势倒

着钉在那里的地面上,会员们来拍照。

当然被拍的也有李小欢。

李小欢看着被折磨的王娟,她笑了笑,或者王娟死的很惨,这麽被穿刺,恐

怕要得一会才会死,但是怎麽死都比自己死的轻松吧。

王娟确实死的很慢,如此被倒穿了,她扭动身体,身体从下阴开始从里边,

阴道,子宫,肠子,胃部,食道,甚至嘴巴没有一个好点的地方,一种由内而外

的疼,但是她还叫不出来。

鲜血顺着脸流进头发,头发全被血湿透了,她想快点死,但是,那麽那麽容

易。

肠子发出不适用的咕咕声,她小声的呻吟着哭泣着,直到半小时後才闭上眼

睛。

「好了,到你了,你是想被先挖了眼睛,还会先拔舌头啊?」张大厨问道。

今天的项目居然不多,李小欢想着。

她笑了笑:「剜眼睛吧,我有眼无珠,认识赵刚,我活该。」

「好勒。」

张大厨就拿出一把普通的白钢汤匙,顶住她左边眼睛的下部,然後慢慢用力,

李小欢先是觉得涨,然後是感觉眼睛像被撕开一样。

「啊啊啊。慢点,慢点啊啊啊 .啊啊!!不!!!啊!!」

张大厨自然不会慢点,勺子慢慢捅进去,最後

「嘶!」的一声,勺子一下子捅进了眼窝,血顺着眼睛流下来,然後那麽一

撬!

「咯吱!」一下,整个眼球就被挖了出来。

「嗯啊啊啊!!」虽然她的四肢被处理了,不流血不疼了,但是眼睛不行,

挖眼睛在古代就是一种酷刑了,自然不是一个小女孩受的了的,她拼命的晃动身

体,但是还是被人按住头部,又剜出另外一只眼睛。

李小欢的眼睛很大,好似会说话一样,挖出来更大了,像两颗水晶一样。

「赵刚,你不得好死!!!」她说完这句话,被人卡住脖子,她伸出了那粉

色的小舌头,然後张大厨就用普通的钳子夹住它。

慢慢的向外拉着,当拉出半尺长的时候。

『噗』的一声这个舌头才被拉出来!!!

李小欢又晕了过去,有人给她止血,灌药。

晚上人们吃掉了王娟油炸的四肢,当然需要改刀,和腌制,再混了蛋清淀粉,

炸出来的就好似大型的麦当劳鸡腿一样,确实很好吃。

李小欢舌头凉拌的口条很好吃,居然卖了30万,双眼被串成串,烧烤了爆

浆眼球,被一个法国人花了15万买走的。

克莱尔的人头和骨架被喂了第一天的老虎,老虎一下子咬开了她的头骨,头

骨像罐头瓶子一样开了,头盖骨裂开,脑子滚了出来,像一团豆腐脑,被老虎一

口吃了,然後吃了她脸上的肉,甚至连骨头都吃了,只留下了长长的红色马尾辫

头发。

四、腰斩李瓶儿

? ? 李瓶儿

体重:45。5kg出生日期:1982年11月12日

是个瘦弱美丽的明星,但是她父亲欠下了高额高利贷,最後她还是被拉进了

这个俱乐部,成为七月份狂欢,第三个出场的女人,这次俱乐部把活动中心弄到

了室外的跑马场,李瓶儿被按在沙地上,俱乐部的男士轮流的操着她。

「啊啊啊,别操了,啊啊啊,好疼啊。啊啊啊。我下边好疼啊。呜呜呜。」

「你他妈的闭嘴,老子就要操你,还要操你的嘴,明星也不过如此。」一个

男人把鸡巴捅进了她的小嘴里,稍有反抗就会被打。

李瓶儿叫着,被人拉着狗链子,就这麽被从早上轮到了晚上,节目开始了。

李瓶儿惊恐的看着四周疯狂的人们,她也看到台上没了双眼和舌头,没了四

肢的小姑娘。

她自然也听说过冰恋俱乐部,但是这是第一次来,也是最後一次来了,她被

带着一个特殊的项圈,然後纤细的腰部带了束腰。

「好了,我们的陈大美女,陈大明星,你的束腰和项圈里边都有刀刃,只要

一会你一摔倒,就会出来刀刃,切开你的小蛮腰,到时候肠子会流的到处都是我,

我猜你会小便失禁哦,哈哈。」

木先生笑着说道。

李瓶儿低头看看自己腰上的束腰,双手已经被绑了绳子,拴在前边的车上。

「别玩这个好吗?你们还接着轮奸我吧,我是明星,每年可以挣很多钱的,

可以都给你们,我可以演三级片的,A片也好的,呜呜,别这麽玩,我好怕啦。」

李瓶儿求饶道。

「好了,车一会会开20码的速度哦,跟住哦。」木先生说道。

「不,不要这样啦,呜呜,别,我好怕啊。」

每人理会她,车子发动了,李瓶儿哭着跟着车子跑,20码虽然不快,但是

对於一个女生跑步来说绝对是高速了,李瓶儿肯定是要被腰斩的,只是时间问题

了。

车子发动了,李瓶儿跟着车子跑起来,她也知道这就是一个俱乐部的娱乐,

自己最後还是会被腰斩的,但是她还是努力跑,希望奇迹的发生。

10米。100米,时间一点点过去,三分钟,五分钟,十分钟,李瓶儿开

始喘粗气了。

十五分钟,李瓶儿赶紧身体开始虚脱了,汗水流了下来,我不想死,李瓶儿

想着,但是大脑里却浮现出来,自己被腰斩,肠子流的哪里都是的样子。

二十分钟。

李瓶儿速度慢了,软软的倒了下去。

「噗嗤!!」

李瓶儿感觉腰部一凉,然後整个下身一轻。

周围一片叫好,因为李瓶儿的上身飞了出去,被车拖走,而下身,走了两步

才一下子栽倒在地,肠子鲜血像摔碎的西瓜,哗啦一下就喷流出来了,喷了一地,

修长的美腿还在地上乱蹬起来。

而上半身却被车子拖着继续向前。

李瓶儿现实感觉腰部一凉,然後一阵凉气进入腹部,再然後就是上腹无法忍

受的巨疼,她想叫却叫不出来。

她看到了自己瘦弱的下半身,自己的腿还是那麽长,胯部还是那麽宽,屁股

还是那麽圆,自己的肠子好多啊,自己果然失禁了,好羞人!

她想着,身体慢慢离开自己的身体。

车子不快,但李瓶儿的呻吟却越来越小,奶头都被拖掉了,雪白的後背被磨

没了皮,身上没有一块好的地方,李瓶儿先是被腰斩,痛苦难忍,然後被拖的浑

身掉皮,更是惨疼连连,车子又拖行了十分钟,颈部的项圈启动。

美丽的人头掉在了地方,这个女明星也结束了自己痛苦的虐刑。

李瓶儿的人头被挂在李小欢的架子边,上半身因为磨得太厉害,没人爱吃,

直接喂了狗。

而王娟的屍体也被从那木棍上拔了下来,拔下来的时候发出咳咳咳的声响,

木棍上全是肠子鲜血甚至碎肉。

王娟被拔下来的时候还是保持着仰头张嘴的,甚至从逼那里的圆洞洞可以看

到嘴那里。

和李瓶儿的上身一样,两人都被扔进了狗窝,这些狗就是用来吃一些不要的

下水骨头或者躯体什麽的。

两个躯体进来,十几条狗扑了上来,有的撕掉李瓶儿被磨坏了的奶子,有的

掏空王娟的肚子,有的抢王娟的奶子,有的咬王娟烂逼。

内脏和奶子外阴是最受欢迎的,但是只有体型最大的狗才会吃到,後边的狗

开始撕咬她们的手臂,後背,两个现实中的大美女,就这样被撕咬成一堆白骨,

最後连骨头都被吃掉,几日狗变成狗粪,部分彼此。

李小欢听着李瓶儿的惨叫,听着她被腰斩,被喂狗,她知道自己最後的时刻

开始了。

一个十八九的小男孩把她从木头架子上解下来,小男孩操过她,小男孩很喜

欢这个小姐姐,所以他被派来给李小欢做最後的……

「不用怕,姐姐,马上结束了,我会用电锯给你开膛,从你的逼切进去,切

到心口,因为电锯很抖,会切坏你的逼和肠子,实在对不起,但是这俱乐部的要

求,你别怪我。」

李小欢轻轻的点点头,意思让他开始吧。

「嘶」电锯发出轰鸣。

小男孩把电锯对准了那红嫩的阴户。

多好看的逼啊,小男孩想着,下边也硬了,他不想剖开小姐姐,但是他又不

能停下。

「我来了,小姐姐。」

「吱!!!!」

电锯一下子捅进了李小欢的逼里边,鲜嫩的阴蒂,红嫩的粉木耳,一下子被

搅的粉碎,随着锯齿飞溅的哪里都是,鲜血带着碎肉喷了小夥子一身。

小夥子感觉一种莫名的兴奋,比操这个小姐姐还要兴奋一百倍。

电锯继续切着,李小欢身体绷直,她听到电锯声,然後是下阴一阵灼热,再

然後就是下阴被撕开的巨疼。

天啊,电锯马力好大,她感觉整个身体都在抖动,逼被捅烂,被锯开,然後

是耻骨,虽然是骨头,但是没挡住电锯半分。

李小欢张开了她的小嘴,满嘴是血的嘴里没有舌头,可以看到里边空洞洞口

腔,李小欢发出无声的惨叫。

电锯梨开腹部,没人知道电锯锯开腹部,切碎肠子,让肠子横飞的感觉是什

麽样的,知道的,都死了,李小欢知道了,所以她快死了。

娇小的身体做了最後扭动,电锯切开小腹,切开她深深的肚脐,最後切开整

个腹部,

小夥子掏出她被搅碎的肠子,拉出了那颗小巧的心脏,李小欢美丽的人头歪

在了一边,总算是去了另外一个世界,刀子几下就切断她纤细的脖子,美丽的人

头被摆在了桌子上,她还是那麽美丽,大屏幕上不断播放着四个美女被虐杀的视

频,同时也会被传到网上,被更多的会员看到。

有人花钱上来,买下了李小欢的人头,确实,李小欢是这里最美丽,最纯洁

的一个女孩了,但是,红颜薄命。

买下她人头的人,拔下她後脑勺中间旋的位置的一撮头发,然後居然在那里

用三寸电钻了一个洞,用锉子磨平骨头的端口。

掏出几把对她进行了脑奸,鸡巴捅进脑子,捅穿大脑,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

脑子和鲜血,被大鸡巴挤出来,流到了她美丽的脸蛋上,她恐怕做梦也想不到,

自己会死的这麽惨,即便是死了,也会被这麽变态的脑奸。

「咕叽咕叽!!」大鸡吧捣碎了李小欢的脑子,像被搅碎的豆腐脑,那人射

了,居然还有人排队上来干她的躯体和人头,逼被电锯切碎了,就操她的小菊花,

小菊花被射满了精液,就有人干了颈部断口。

脑子被搅的到处都是,就有人插她没了舌头的小嘴。

身体慢慢变量,却被人操的没有变硬。

最後俱乐部的狂欢到了高潮,李小欢剩下的部分被操的不成了样子才结束,

成员们将李瓶儿的上半身和李小欢的身体切成小块用红烧,油炸等方法做成菜吃

了。

剖开李小欢的小夥子觉得很愧疚,捡起李小欢没了眼睛和舌头的人头,洗干

净了脸上,脖子里边,脑子里边的精液,给她梳洗打扮一下,然後将李瓶儿的人

头放到网上拍卖。

没想到,居然真的被一个网友买走,花了20万人民币!!!网友说要把她

们做成标本,天天脑奸她俩!!!

? ?? ?? ?? ?? ?? ?? ?? ?? ?? ???【完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