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柜子里吊着的妈妈的屍体,我真是又兴奋又悲伤,谁知道竟然会搞成了这样,妈妈那对无神的大眼睛看着我,诱人的红唇微张,嘴角挂着一丝血丝,微张的口中,可以看见舌头只有半截了,她胸前的乳罩被撸到了奶子的上边,两只丰满白嫩的大奶子在胸前垂着,下身的水晶连裤袜已经连着黑色的蕾丝三角裤被拉到了阴道下边,而脚上穿的一双白色的尖头高跟鞋,鞋跟有10公分。妈妈的双手被绳子吊在立柜的衣架子上,整个身体很呈现一种夸张的艳丽,虽然妈妈已经40岁了,但是现在很难从这具艳屍上看出妈妈的实际年龄,由於屍体被吊着,妈妈所有最羞耻的部位在她的儿子面前坦露无遗,那丰满坚挺的丰乳,那肥硕白晰的屁股,还有那在丝袜包裹下笔直匀称的大腿。这一切都是她最爱的儿子造成的,她最爱的儿子将她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看着眼前妈妈那诱人的身体,我又想起了刚刚发生的那消魂的一刻。妈妈经过我的房间门口,准备出门,我一下从背後抱住妈妈拖进了我的房间。我记得当时我正在拿着妈妈的一双高跟鞋和丝袜正在手淫,而坏就坏在我刚吃了一颗伟哥,尖子告诉我说吃上这东西手淫会有神仙一般的感觉。我更本没想到这东西的威力会如此强大,我刚吃下一会,我的下边就变的铁一样,感觉火烧火烧的,那感觉实在是太恐怖了。正在这时候,我就听见了过道里传来的高跟鞋的脚步声,那声音简直就和催命符一样,我现在刚知道,那是要妈妈命的声音。

??我看着被我拖进来压在身下的妈妈,白色的工作套装,肉色的水晶连裤袜,白色的高跟鞋,我当时感觉自己就和疯了一样。耳边不断传来妈妈的叫声“你乾什麽,我是你妈妈,快放开我”,“你乾什麽,不要撩妈妈的裙子,啊,你的手在乾什麽,你拉我的裤袜乾什麽,我是你妈妈”“不要摸,你这畜生,你在乾什麽,那里也是你摸的吗,不要,不要”耳边清晰的传来了妈妈的叫喊声,後边的声音已经带点哭喊了,我摸了半天妈妈的阴部,那种麻酥酥的感觉不断的刺激着我的脑神经,下边的棒子已经不由我控制了,“我是你妈妈,是你妈妈,你快醒醒啊,啊~~”。

我的肉棒准确无误的插如了那个在A片中再熟悉不过的洞口,随着妈妈的一声惨叫,我开始来的抽动了起来,两只手也来回交替的连拉带撕的把妈妈的套裙和粉色的秋衣给脱了下来,露出了里边黑色的蕾丝奶罩,我的嘴狠狠的咬上了妈妈的奶子,奶头在我嘴里来回的滑动,我的舌头也疯狂的享用着奶头给我带来的巨大的快感,下边的肉棒配合的加快的抽插的速度。妈妈饱满的阴道紧紧的包裹着我的棒子。

“你这畜生,你在乾什麽,快拿出来”妈妈在我身下哭喊着,我没想到奸淫自己的妈妈会有如此巨大的快感。“救命~救命啊”妈妈连哭带喊地竟然叫起了救命,那声音很高,我有点怕了,我的手下意识的想堵她的嘴,可是她还是在不停的喊着,我拉过了我的枕头,压在了妈妈的头上,“不要~~唔~唔”

终於,妈妈的声音小的多了,药力给我带来的巨大快感,让我加速了抽插,妈妈剧烈的挣扎给我更大的刺激。我把妈妈的两条腿托了起来,架到了我的肩膀上,开始进入新的冲刺,很快,我感觉到妈妈的挣扎弱了很多,可是,我当时没有在意,我怕妈妈喊叫,双手仍然紧紧的压着枕头。突然,妈妈架在我肩膀 上的不断挣扎的腿伸的笔直,穿着白色高跟鞋的脚背也绷的直直的,看的我真是血脉沸腾,很快,那两条绷的直直的小腿软软的垂了下来,很温顺的架在了我的肩膀上,那感觉太美妙了,妈妈的身体也停止了挣扎,妈妈终於温顺了,我的肉棒也已经快达到高潮了,我加速了抽动了

突然,我感觉妈妈的阴道一下子紧紧的夹住了我的肉棒,很快又变的松弛了,“妈妈,我马上就好了,我要来了”妈妈的下边涌出了一股热热的液体,一下子刺激了我火热的龟头,我只觉得一股阳精准确无误的射了出来,射进了妈妈的阴道深处,啊,太舒服了,尖子的话没错,果然是神仙一般的感觉,我一下子趴在了妈妈的身体上。

??这时我在发现,妈妈这半天实在是太温顺了,我这时才发现,枕头仍然紧紧的压在妈妈的头上,啊,妈妈,妈妈,我赶紧拿开枕头,妈妈的眼睛直直的看着我,可是却没有任何的反应,我吓坏了,手来回的拍着妈妈的脸,叫着,喊着,但是妈妈任旧一直看着我,保持的这个表情,我把指头颤抖的放在妈妈的鼻子下,没有呼吸,妈妈没有呼吸。我一下子软了,我赶紧把嘴压在了妈妈的嘴上,我知道的人工呼吸就是这麽个做法,我向妈妈的嘴里吹着气,但是毫无反应,我的舌头不自觉的伸进了妈妈的嘴里,碰到了妈妈的软软的舌头,我感觉我的下头又硬了。

??我在乾什麽,我捂死了我的妈妈,我在床边坐着,眼睛一直看着妈妈的屍体。我竟然杀死了自己的妈妈,而且是被我给奸杀的,看着跟前妈妈那熟悉的身体,那裸露的乳房和阴部,这时我才发现妈妈的阴道口除了我的精液外,竟然有一滩黄色的液体。我靠近了闻,是尿液,妈妈在死前竟然失禁了。

看着妈妈的屍体,我的心里充满了愧疚和自责,但是竟然还隐隐有一种快感,我的手来回的摩挲着丝袜包裹的大腿,我托起了妈妈的左脚,摩挲了起来,那高跟鞋包裹的脚让我的肉棒又硬了起来,我脱下了高跟鞋,妈妈的脚有一种淡淡的味道,我用嘴咬上了大脚趾,来回的咬着,同时右手不断的摩挲着我的肉棒,我一把把妈妈的脚放在我的肉棒上,来回的磨了起来,那巨大的刺激让我很快又充满了新的精神,我一把把妈妈的屍体翻了过来,对着妈妈的屁眼就插了进去,那种紧绷绷的感觉让我快上天了,我插了起来,左手抓住了妈妈的头发,把妈妈的头拉了起来,右手抓住妈妈的右脚,把右腿整个反板了回来,我咬住了妈妈的右脚,很快,我射了,由於刚才药力已经过去,这回支持了没有多长时间就射了。我累的整个爬在了妈妈屍体的背上,肉棒还在妈妈的屁眼里插着,爬了好半天,我才想起,爸爸快回来了,怎麽办,我的赶紧把妈妈的屍体给藏起来。

我刚把妈妈的屍体藏在柜子里,爸爸就回来了,接下来的两天,我告诉爸爸说,妈妈出差了,我还能怎麽说,妈妈当天本来也是要去外地的。

 当夜,我把妈妈整个脱光,抱进了我的被卧,爸爸肯定想不到,他的老婆竟然会在自己儿子的床上,而且一丝不挂的,我又吃了一颗伟哥,在药力的作用下,我对妈妈的屍体进行了疯狂的奸淫,可以说惨无人道,我用妈妈的丝袜紧紧的勒着妈妈屍体的脖子,我的一个签固定住了妈妈的舌头,因为拉出来会自己滑回去,我把舌头拉到最大,然後用牙签穿了舌头,使舌头长长的拖在了外边。我进行到最高潮的时候,我一下子咬下了半截舌头,而妈妈的阴道也被我搞的快烂了,我插完之後,觉的不过瘾,又用妈妈高跟鞋的鞋跟插了进去。

 一晚上,对妈妈的屍体奸了N次,等到第二天中午我才起来,而妈妈的裸屍被我折磨了一夜後,也不成样子了。我赶紧把妈妈的屍体穿好後,放进了立柜,哎,屍体的处理是个问题。管它呢,玩几天再说吧。